sakane

长陆奥提督,战舰赛高,平时没事把脑洞扔LOFTER里

摸鱼一条,借地存图,平时无聊喜欢涂涂所以画的不是很好,人体渣


长陆奥

可爱


今天依旧被ntr的提督


#长陆奥#无聊码字 痛经

长陆奥

长门刚到这个镇守府上任不久,战列舰的灵魂降临到这个人类少女的身上初期,让长门非常的不适应,诸多在曾经身上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一次又一次的提醒着长门自己已经不再是冷血的铁皮船。

长门已经做好了所有思想准备,在印象里一点一滴的模仿着曾经自己身上的水手们进食,沐浴,和别人相处,但是长门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总归是有的比如痛经。

昨天半夜的时候,作为秘书舰的陆奥,将最后一份文件审批完毕后,倒到床上,因为长门一到生理期就会显得有气无力,而且特别贪睡,鉴于这一系列原因陆奥接手了长门秘书舰的工作。

就在陆奥迷迷糊糊的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时,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臂,陆奥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手臂被力量抓的生疼,眼前的长门整个人蜷缩在哪里,额头上的冷汗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清晰,颤抖着抓住陆奥的手上,因力气过大指尖泛白。

陆奥往长门身边靠了靠,环住了长门的脖颈,“还在疼吗,长门姐?”气若游丝的一句嗯从长门的牙间挤出。

陆奥心疼的摸了摸长门的头后,将被子往长门身上掖了掖后下床,套上外套,顺手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点后离开房间。

冬日的镇守府寒气逼人,即使有暖气不断也依旧能感受到极低的温度,长门一个人窝在床上,冷汗打湿了额前的发梢,小腹传来的震震剧痛,顺着一根根神经刺激着大脑,产生头疼眩晕的感觉,令人作呕,长门快步跳下床,冲进厕所趴在洗手台上干呕着。

陆奥快步到间宫哪里要了一碗热姜汤,回房间后就看见床上的人不见踪影,厕所的灯亮着,长门痛苦的干呕声和咳嗽声隔着门传出,陆奥放好姜汤,扶着跌跌撞撞的长门从厕所走出。

把自家姐姐安顿在床上后,陆奥拿起热姜汤,一点点喂给长门。“唔。。。。不够甜。。。”长门赌气般的小声嘟囔了一句,似乎是为了不让任何人听见,陆奥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角,长门姐就算疼成这样还是对糖分十分执着啊。

喝完姜汤,陆奥独自进厕所,用热水拧了一把毛巾,出来后长门似乎已经睡着了,陆奥悄悄的给长门擦了擦脸上的汗。

热水壶发出呜呜的声响,白烟顺着壶口冒出,陆奥将热水倒入热水袋中,滚烫的热气,一遇上寒冷的空气,凝成水珠挂在热水袋口上,将热水袋擦擦干,陆奥拿着热水袋窝进被窝,轻轻将热水袋放在了长门小腹上。

长门抱住热水袋翻了个身,陆奥笑了笑,躺进被窝,抱住了蜷成一团的长门, 似乎感觉到温暖的温度,长门往陆奥身上撒娇般的蹭了蹭,毫不客气的把脸埋入了陆奥的装甲【xiong】里。

“像个孩子一样啊,长门姐”陆奥喃喃自语着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陆奥悄悄起身,蹑手蹑脚的收拾完东西给长门将热水袋的水换掉后离开房间,陆奥关上门的一刻长门就醒了,怀里温热的热水袋,昨晚陆奥体贴的照顾已经柔软的装甲【xiong】让长门不禁脸上一热,抱紧了陆奥的枕头,嗅着陆奥的味道又睡了过去。

因为昨晚的睡眠不足,陆奥在去提督室的路上打了至少三个哈欠,带着一丝倦意进入了提督室,只见提督趴在桌上,文件七零八落的散在桌前,提督看到陆奥进提督室后,抬起脑袋,用着虚弱的声音说到“陆奥啊。。。我。。。我m疼啊。。。。”陆奥放下手上的文件,无奈笑笑,阿拉。。又有一个孩子需要照顾了呢。。。。。


无聊码字轻喷,长陆奥真是太棒了,顺便,姨妈疼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